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2016年六开奖结果记录 >

387 无穷无尽的酷刑

发布日期:2019-10-30 03:2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高如君叹了口气,有些不知道怎么去安慰自己的母亲,他真的很理解母亲现在的状态,而他刚知道事情的真相的时候,也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件事情。(飨)$(cun)$(小)$(说)$(網)免费提供阅读

  不过他还好,毕竟他从年幼的时候开始和逍遥真人的关系就不是那么的和睦,最初的时候,他就怀疑过,亲生的和不是亲生的,还是有区别对待的。

  后来知道了这个结果,虽然还是很惊讶,但是接受起来,也没有太大的压力,可是母亲就不同了,母亲这些年可是全心全意的和逍遥真人在一起的,而且还帮着逍遥真人做了这么多的事情,最重要的是,还为他生育了两个孩子,可是到头来,结果竟然是这样。

  这也是为什么一开始高如君不敢将这件事情说出来的原因,高如君不在乎逍遥真人的死活,可是不能不为自己的母亲着想。

  所以高如君只想着一个人离开,但是事情到了这一步,逼的他不得不将一切真相说了出来。

  高蕊的眼泪虽然一刻也没有停止过,但是却一直都是在无声的滑落,她真的没想到,会是这样一个结果,这些年,她不止一次的怀疑,萧遥到底是不是真的爱自己,到底是不是再利用自己,是不是因为自己会控心术,萧遥才会和自己在一起。

  不然的话,为什么会对自己这般的冷漠,为什么会对这些的孩子这般的不在意,这般的无情,可是到了现在,一切都有了答案,竟然是这样的。

  和她相处了二十多年的逍遥真人,根本就不是当年的萧遥,根本就不是她爱的刻骨铭心的男人,只是一个冒牌货!

  可怜自己还和他生活了二十年,还生育了两个孩子,原来她生的是仇人的孩子,是害死自己丈夫的仇人的孩子!

  “母亲,你说话啊!”高如君真的是有些怕了,他宁愿高蕊大喊大叫,也好过这样无声的而且还是发着呆的哭泣着!

  高蕊的眼泪仍旧没有停止下来,只是无声的抽泣着,她的神情是那么的哀伤,眼神是那么的悲切,仿佛就在这一刻,她的所有的一切一起集体都崩塌了!

  “母亲,你别这样子,你若是难过就哭出来,你这样子我真的很害怕!”高如君的声音也微微颤抖起来。

  高蕊自嘲的勾了勾唇角,擦干了眼泪,幽幽的开口说道,:“君哥儿,我没事,你不必担心我!”

  高如君听到高蕊开口说话,本来是有些开心的,但是看到高蕊的事情却更加的担忧起来。

  高蕊的样子实在是太不真实了,透着一股子的邪气,声音更是冷到了人的骨子里,让人不知道高蕊到底要做些什么。

  高如君紧紧的握着高蕊的手,说道,:“母亲,你被吓唬我啊,你这是要做什么啊?”

  高蕊冷冷一笑,声音更是冷如寒冰,足够冰封千里,:“我要做什么,我还能做什么,我的夫君死的这么凄惨,逍遥真人耍了我二十多年,这笔账,我应该要和他好好的算一算了!”

  高如君长长的叹了口气,说道,:“母亲,其实我一度很犹豫要不要把真相告诉你,你和我的处境不同,逍遥真人是骗了你,可是你们毕竟还有两个共同的孩子,我不一样,我可以毫不犹豫的为父报仇,你真的能放得下吗?如果你杀了逍遥真人,你觉得二弟和小妹能接受的了吗?他们可是逍遥真人的亲生血脉啊!”

  高如君就是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的简单,才会一开始不肯将这一切说出来的,高如君其实早就有了全盘的打算,他想着离开这里以后,然后回益州的萧家去找自己的祖母,因为他在萧遥真人的梦里感觉到萧夫人还活着,等将所有的事情弄清楚之后,再去投奔染世子,虽然高如君会控心术,但是一个人毕竟势单力薄,根本敌不过逍遥真人。

  高如君并没有说,半年前,虽然高如君成功的进入了逍遥真人的梦中,得知了事情的真相,但是高如君并没有看到自己父亲的结果。

  所以过了一个月之后,高如君再次发功想要去窥探一下,可是却怎么也成功不了了!

  高如君惊奇的发现,逍遥真人竟然可以抗拒控心术,换言之,就是控心术控制不了逍遥真人了!

  这真的是太可怕了,如果说控心术都控制不了萧遥真人,那他到底还有什么弱点呢?

  高家毕竟是阚家逐出家族的,高云端当初被逐出家门的时候,还很年轻,并不知道控心术世家也是有克星的,他既然不知道,肯定不会告诉自己的后人!

  高如君的话,说的高蕊也有些动容,无疑,高蕊现在恨逍遥真人,恨到了骨头里,就

  可是高蕊不能不在乎自己的两个孩子,这两个孩子也是高蕊一手拉扯起来的,也是自己疼到骨子里的孩子啊!

  “母亲,我知道你的苦衷,你到底想要怎么样,你还是好生想想吧!”高如君平静的说道。

  高蕊只是犹豫了一刻,就下定了决心,坚决的说道,:“我不能,我不能再知道了真相之后,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,当初萧遥是怎么对我的,我都还记得一清二楚!如果没有遇到萧遥的话,我大概早就没有命活到今日了,而且那两年,是我这辈子最开心,最幸福的日子,如果不是想着那两年的美好,我早就坚持不到今天了,就算萧战和我生了两个孩子,又怎么样,这也不是我想要的,我只是恨我自己,为什么没有早发现萧战的真面目,如果我早知道,我宁愿死,也不会和萧战在一起!”高蕊真的是追悔莫及。

  “君哥儿,你不知道我这些年过的有多苦,每当我坚持不下去的时候,我就想着当年他对我是如何的温柔体贴,我才能够欺骗自己他是爱我的,可现在我知道了真相,我绝不能饶过杀害了我夫君的人!”高蕊眼中迸发出滔天的恨意!

  “母亲,我知道你的恨,但是你真的能放下二弟和小妹吗?他们也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肉啊!”高如君显然十分的担忧。

  高蕊凄惨一下,:“放不下也得放,就像你说的,他们毕竟是萧战的孩子,就算我们走了,虎毒不食子,萧战应该也不会太为难他们!”

  高如君嘲讽一笑,:“母亲,萧战连亲生父亲都弄死了,而且还做的毫无压力,你觉得萧战会将二弟和小妹放在眼里吗?”

  高蕊知道萧战狠起来,绝对不是人,但是这两个孩子和他并没有什么利益冲突,所以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。

  “应该没问题的吧,毅哥儿和茹茹毕竟和萧战没有多大的利益牵扯,他应该不会丧心病狂到这个地步吧!”高蕊虽然嘴上这样说着,但是心里还是隐隐有些担忧的。

  “母亲,你不要想的太乐观,如果咱们来都走了,只怕萧战不会善罢甘休的,我的意思是,母亲你装作若无其事的留在萧战身边给我做内应,而萧战自小就不待见我,我的离开,他应该不会拦着,我打算去投靠染世子,就是萧战最大的敌人,到时候等我为父报仇的那一天,咱们就带着二弟和小妹远走高飞,可好?”高如君询问道。

  不是一个父亲也就罢了,却是堂兄弟,堂兄弟也就罢了,还有不共戴天之仇,这三兄妹将来该如何相处下去呢?

  假如说萧战真的死在了高如君手里,那么高如毅会不会也想着给自己父亲报仇,然后想要杀了高如君呢?

  如果真的有这一天,高蕊不敢往下想了,这仿佛就是走到了死胡同里,根本就看不到出路在哪里?

  这件事情唯一最好的选择就是永远的埋在地下,不说出来,可偏生却曝光了,所以根本就没有最好的解决方法!

  高蕊是同意高如君的做法的,毕竟萧战这样的所作所为,真的是死一万次也不够赎罪的!

  “好,君哥儿,我答应你,让你离开,而我就留这里,等着你回来,若是萧战真的死了,至于结果如何,到时候再说吧。”

  高蕊的想法,高如君也能猜到一些,如果这个局不是一个困局的话,高如君也不会纠结了这大半年了。

  高蕊和高如君的效率很高,没过几天,高蕊就对逍遥真人说起了高如君想要离开的事情。

  果不其然,逍遥真人其实并没有多放在心上,毕竟高如君和他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。

  根本就不是他的种,至于他是好是坏,是死是活,都不关他的事情,他要走,逍遥真人也不会阻拦,反正外头天大地大,到哪里去生活的都是可以的!

  而且高如君的年纪也不小了,他是三个孩子当初最酷似逍遥真人的那一位,逍遥真人看着年轻的高如君,就像是在看到自己一样,但是这种感觉去让逍遥真人感到很糟糕!

  但是在逍遥真人看来高如君像的不是自己,而是真正的萧遥,尤其是眼神,简直和当年的想萧遥如出一辙,一模一样。

  但是逍遥真人却又不能杀了高如君,毕竟高蕊有多看重这个孩子,逍遥真人也是怕惹怒了高蕊的。

  现在高如君说离开,逍遥真人心里是拍手称快的,但是嘴上却说道,:“君哥儿年纪也不小了,又是你的长子,也该出去见识一下外头的世面了。”

  高蕊听得心中直冷笑,可见君哥儿说的真是没错的,逍遥真人真的是巴不得君哥儿赶紧从他眼前消失。

  如果君哥儿没有知道这一切的真相,她又怎么会想到,君哥儿不是他的儿子呢,毕竟这三个孩子当中,君哥儿是最相似逍遥真人的,可现在看来君哥儿相似的是他自己的

  不过高蕊并没有表达出来任何的不满,只是说道,:“师父说的对,君哥儿也该出去走一走了,说不定还能带回一个心上人回来呢,毕竟,君哥儿的年纪也不小了!”

  逍遥真人是只是笑了笑,冷芸时尚圈开始提供人才猎头服务没有说话,反而问道,:“君哥儿打算什么时候启程?”

  高蕊没想到逍遥真人这么迫不及待,但仍旧耐着性子说道,:“说是后天一早!”

  逍遥真人点头,:“知道了,明天咱们在一起吃个晚饭,算是给君哥儿践行吧,毕竟君哥儿也是我的孩子,再说我也好久没和君哥儿见面了!”

  逍遥真人想了想真的是好久了,估摸着得有半年没和高如君一起吃饭了,见面也很少,得有两三个月没见了!

  逍遥真人本来就不怎么待见高如君,今天若不是高蕊说起来,逍遥真人更加想不起来这个人。

  高蕊其实并不想和逍遥真人再有什么接触了,如果在几天之前,这应该是高蕊求都求不来的,可现在,高蕊恨不得和他老死不相往来,不则,高蕊真的怕自己会克制不住,直接和逍遥真人翻脸。

  逍遥真人又问道,:“毅哥儿那里怎么回事,我听说为了一个丫鬟和皇甫逸轩打起来了?”

  这件事情也发生了几天了,逍遥真人其实早就知道了,但因为也不是什么大事,所以逍遥真人也就没放在心上,这两天逍遥真人的事情也比较多,所以今日正好一起问一问。

  毕竟高如毅可是他唯一的儿子,亲生儿子,逍遥真人在冷血,也不可能一点儿也无动于衷。

  见逍遥真人问起高如毅,高蕊的神色仍旧是淡淡的说道,:“这件事情和皇甫逸轩没有任何的关系,是那个丫鬟挑唆着毅哥儿和皇甫逸轩吵起来的,而且皇甫逸轩也没有下狠手,毅哥儿那个性子你也知道,整日里惹是生非的,是该受受教训的!”

  逍遥真人十分的不可置否,毕竟不是什么大事,男人挨顿揍也是正常现象,只是高如毅连皇甫逸轩也打不过,这一点让逍遥真人十分的不爽。

  高如毅这家伙也不知道像谁,武功学不好,控心术也不行,真的是一无是处,逍遥真人想想就头疼,自己好歹也是快五十的人了,就这么一个儿子,将来若是真的有幸登基做了皇帝,难道就把江山传给这么的挫货吗?

  但是逍遥真人没法明说,毕竟在高蕊眼里,高如君这个长子才是该继承一切的,毕竟历来都是这样,长子为尊,可逍遥真人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将自己的衣钵传授给高如君的。

  逍遥真人只得说道,:“你也要好生教导毅哥儿,虽然毅哥儿不是长子,没有这么大的责任在肩膀上,但是也不能让他太不像样了,到现在一无所长,一事无成,将来可怎么好啊?”

  高蕊心中十分的不满,其实从前的时候,高蕊也不是不想培养高如毅,虽说高蕊看中高如君,可也不代表吧高如毅当作是草的,可高如毅真的不是那快料,不肯吃苦,不肯受累,就是个只会贪图享乐的人,她又有什么办法呢?

  以前逍遥真人没少说这话,那时候高蕊还很高兴,觉得逍遥真人是关心高如毅,关心孩子,可现在想来,逍遥真人这是担心高如毅以后无法担起重任吧。

  高蕊只是默默地应道,:“我知道了,我会尽力的,但是这孩子的性子懒惰,只怕也难有大出息!”

  逍遥真人微微皱眉,这点他又岂能不知道,可是也真的是无可奈何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,再不济,五十岁也不算年纪很大,事情很快就有定论了,如果能成功的话,逍遥真人心里早就有输属意的皇后人选了,到时候再生一个也不是难事,至于高如毅,也就这样吧,反正都是自己的儿子,结果肯定不会差到哪里去的。

  高蕊并不知道逍遥真人的心思,但是两个人却是各怀心思的,说了一会子话,就离开了。

  高如君点头道,:“就这样吧,明晚一起吃饭,母亲你可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,早晚有一天,我会回来接您的!”

  高蕊重重的点着头,爱怜的抚摸着高如君的发丝,:“好孩子,这所有的重担,都压在了你一个人身上。”

  高蕊又和高如君说了一会子话,才回到了自己的院子,高蕊和高茹茹是在一个院子里居住的。

  高茹茹歪在炕上,正在看书,看到高蕊进来,忙开心的坐了起来,欢快的跑了过来,:“母亲怎么来了啊?”

  高蕊这几天其实都在刻意的回避这两个孩子,因为看到这两个孩子高蕊心里就觉得很难过,很痛苦,但是看着天真无邪的女儿,高蕊又觉得自己很过分,毕竟孩子是无辜的,孩子什么都不知道。

  这一切要怪就怪逍遥真人,若不是逍遥真人太无情,太冷血,太过分,也不会有今天的事情发生了!

  高蕊亲热的揽过高茹茹的肩膀,笑着说道,:“茹茹,你大哥后天就要出门去了,明天你师公要和咱们一起吃个饭,就当是为你大哥送行!”

  高茹茹显然很意外,忙说道,:“大哥怎么突然想着要出门去的,大哥为什么要出门啊?”

  高蕊抚了抚高茹茹前额的碎发,:“你大哥想出门历练一下,你师公也同意了!”

  高茹茹撅着嘴,虽然大哥平时冷酷了些,不如二哥的爱笑爱说话,但是大哥始终是大哥,高茹茹也是很关心大哥的。

  高茹茹笑着挣脱开了高蕊,跑到自己的卧房里,打开一个樟木箱子,从里头翻出来一身衣服和一双黑色的靴子,然后抱着走了出来。

  高茹茹知道大哥喜爱穿黑色的衣服,所以这是她亲手做的,:“母亲,这是我亲手做的,本来想等大哥生辰的时候送给他的,既然大哥要出门去,而且归期不定,那么我就明天送给大哥吧。”

  高蕊听的十分欣慰,:“好孩子,我知道你们兄妹情深。:”高蕊真的希望他们兄妹能一直这样和睦下去。

  高茹茹莞尔一笑,:“大哥虽然平时严肃了些,但是其实人很好的,也很关心我,我都知道的。”

  “茹茹,母亲问你,在你的心里,都是谁对你来说是最重要的人呢?”高蕊突然问道。

  高茹茹歪着脑袋,想了一会儿说道,:“在我心里最重要的是,首先是母亲你,然后是大哥,和二哥,再有就是师公了!”

  高蕊点了点头,高茹茹却一脸的不明所以,:“母亲,您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呢,好奇怪的。”

  很快就到了第二日晚宴的时候,人都到齐了,逍遥真人,高蕊,高如君,高如毅,高茹茹,五人齐聚一趟。

  高如毅脸上的伤还没退下去,看上去五颜六色的,心里还对高蕊和逍遥真人没有惩罚皇甫逸轩十分的不满意,毕竟是皇甫逸轩将他打成这副样子的。

  高如毅看着高如君正优雅的吃着面前的饭菜,不由得抱怨道,:“大哥,你也太不关心我了,我被打成这副样子,你也不说去替我出出气,好生教训一下皇甫那小子!”

  高如君的脸色丝毫未变,只是淡淡的说道,:“你这纯属活该,自己识人不清,被一个丫鬟牵着鼻子走,去和人打架,是你说要单打独斗,并且打死不论的,怎么现在技不如人,却开始抱怨起来了,实在是太没有风度了!”

  高如毅被说的太不起头来,他没想到当时的情况,高如君竟然知道的这么清楚,当时高如毅实在气的太狠了,一开始皇甫逸轩是不怎么想和他一般见识的,可是高如毅话说的很难听,才惹怒了皇甫逸轩这才打起来的。

  高如毅也实在太不把皇甫逸轩放在眼里了,皇甫逸轩虽然现在落难了,但好歹也是皇长孙,哪里能受得了那个闲气呢。

  高如毅仍旧有些不服气的说道,:“大哥,就算是我的不对,可我也是你亲弟弟啊,你也不能帮着一个外人吧。”

  高如毅直接被噎住了,也实在高如君的语气太过于淡然了,让高如毅真的觉得眼前的人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大哥,真的是太过分了!

  高如毅刚想说话,一旁的高蕊忍不住白了高如毅一眼,冷然道,:“行了,就你这样的性子,从小到大是个什么样子,别人不知道,我还不知道吗?真是欠揍的货!”

  高如毅的脸直接白了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这是亲娘吗?这是亲哥吗?他真的很怀疑。

  高如毅听的逍遥真人夸赞自己,忙笑着说道,:“还是师公最了解我,最疼我!”

  一顿饭吃的很快,饭毕后,大家就各自散了,倒是高茹茹直接捧着自己做的衣服,来到了高如君的院子里。

  高茹茹推开门,走了进来,看到高如君正在打包行李,忍不住皱眉问道,:“大哥,你的小厮呢,怎么让你这个做主子的自己做这些活计呢?”

  高如君没有回答,高茹茹也不在追问了,她其实算比较了解这个大哥的,大哥不愿意说的话,不管你怎么问他也是不会回答的,所以高茹茹还是乖乖的闭嘴吧。

  高茹茹将自己做的衣服递了过去,笑着说道,:“大哥,这是我原本打算着送你的生辰礼物,没想到你明天就出门了,再有一个月就是你的生辰了,也不知道你会不会回来,索

  高如君看着高茹茹手中的衣服,心里也觉得暖洋洋的。高茹茹就是典型的大家闺秀,平时没少给自己做过小东西,衣服也是,高茹茹的针线做的真的不错。

  高茹茹知道自家大哥一直都是个外冷内热的人,外表看起来虽然冷酷,但是内心却十分关心家中每一个人。

  高如君突然笑了起来,那笑容很是璀璨夺目,突然,他上前,一下子把高茹茹给拥入了怀中。

  高茹茹顿时吓了一跳,在高茹茹的记忆里,大哥好像从来没和自己这样亲密的接触过。

  嫡亲的兄妹拥抱一下,其实也不算什么的,但是二人都年纪不小了,毕竟是成年人了,也是觉得有些尴尬的。

  但是高茹茹却觉得大哥的怀抱真的好宽厚,好温暖,被大哥这样抱着,好有安全感。

  高如君紧紧的抱着高茹茹,低沉性感的声音响起,:“茹茹,大哥走后,好好照顾母亲,大哥会尽快回来的。”

  高如君继续说道,:“你二哥的性子太毛躁,经常惹事生非,你虽然年纪小,但是性子沉稳,以后你要好生照看你二哥,知道吗?母亲为咱们操劳了大半辈子了,十分的不容易,咱们要好好的孝敬她,明白吗?”

  高茹茹不知道大哥今日是怎么了,平时大哥很难得开口说话的,可今天却说个没完没了了!

  高如君抱了高茹茹一会儿,才放开了高茹茹,轻声说道,:“不早了,回去休息吧。”

  高蕊回到房间就睡下了,其实高蕊根本睡不着,但是却不想去面对高如君已经和高蕊说好了,明天一早,他会一个人离开,不希望任何人去送他,高蕊知道高如君的意思,而且,她也不想去送高如君,不想娶面对离别的那一刻。

  高蕊自从知道事情的真相以后,整日都闷闷不乐,做什么事情也提不起劲儿来,她真的觉得,萧遥不在了,她活着没有什么意思!

  萧遥是她这辈子最爱的男人,为了这个男人,高蕊什么都能做,可是真相实在是太残忍了,她其实宁愿当年陪着萧遥一起去死,也不想被告知,竟然认贼做夫君,和萧战同床共枕了这么多年。

  高蕊只要一想到这件事情,就恨得发狂,恨不得直接去结果了萧战,哪怕是鱼死网破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。

  高蕊正独自伤心,却听到了敲门声,这么晚了,谁会到她的房间里来呢,其实高蕊心里明镜儿一样,肯定是逍遥真人,这么多年了,他们的关系一直见不得光,而逍遥真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这样来见高蕊。

  门外的逍遥真人微微凝眉,这几日,他不是没感觉到高蕊的变化,他和高蕊的事情,虽然这些年都没过明路,但是每隔几天,他晚上总是会悄悄的来到高蕊房中过夜,这已经是一个不成文的规矩了,但这段时间却因为太忙了,算算自己也有三四个月没有来找过高蕊了,而且今晚的时候,自己明明给她使过眼色了,照理说,高蕊应该准备好迎接自己才对。

  可是在饭桌上,高蕊就好似没看到一样,现在更是不给自己开门,这到底是怎么了?

  逍遥真人真的有些不解,逍遥真人生性多疑,他肯定不会就此离开,一定要试探一下高蕊。

  逍遥真人走到了高蕊床边,慢慢的坐了下来,低声道,:“我不相信你能睡得着,明天君哥儿就离开了,依着你的性子,应该在这独自垂泪才对!”

  高蕊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了,于是翻身坐了起来,带着几分怨怼说道,:“你明知道我心情不好,还来做什么,我想一个人静一静,你回去吧。”

  逍遥真人看着高蕊委屈的样子,心里的疑虑稍微打消了一些,大概高蕊就是心情不好才会这样的吧。

  不过逍遥真人上前揽住了高蕊的肩膀,因为做的多了,所以动作是那么的随意,但是高蕊却犹如被蝎子蛰了一样,顿时就打掉了逍遥真人的手。

  高蕊做完这个动作之后,也有些惊讶,她对天发誓自己真的不是故意的,这真的是身体的第一个反应,兔宝宝积极实施产业链布局对公司远期战略产生积极,连想都没想,几乎就是下意识的就这么做了。

  逍遥真人的脸色顿时就冷了下来,如果刚才的事情可以说是高蕊心情不好,可现在,算是怎么一回事呢?

  高蕊的脸色也有些僵硬,她是真的不想在应付逍遥真人了,但是想想高如君的话,高蕊只得陪着笑脸说道,:“你都多久没来找我了,我看到你都不习惯了。”

  逍遥真人的脸色才稍微缓和了些,重新将高蕊搂在怀里,:“是我不对,冷落了你,可是你也是知道的,现在我的大业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,所以自然是忙了些,顾不上你了,你可要体谅我才是啊!”

  高蕊心中排斥的不行,可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,只是作势拍了一下逍遥真人,撇嘴道,:“我哪里敢怪你呢,我只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小女子罢了,等你以后大业得成,说不定就把我给丢到一处不管不问了!”

  看高蕊还能和自己说笑逍遥真人的心慢慢的放了下来,看来高蕊真的只是发脾气而已。

  逍遥真人笑了笑,一下子把高蕊压在自己身下,声音带着无限的诱惑,:“我哪里能忘得了你呢,你可是我的糟糠之妻啊,是我未来的皇后娘娘,我可要好生服侍你才对啊!”

  高蕊双手紧紧的攥着身下的锦被,忍着心中的剧烈恶心,她慢慢转过脸去,看上去就好像是有些害羞而已。

  而逍遥真人却熟练的解开了高蕊的衣服,其实逍遥真人虽然是五十岁的人了,但是这床上的功夫却的确很厉害,这也和他多年来都不断的调养身体有关,外表看上去顶多四十,可这身体,却和三十多岁的壮年差不多。

  虽然逍遥真人已经不怎么怀疑高蕊了,但是还是要上过床之后才能彻底的打消心中那最后一丝疑虑。

  高蕊毕竟跟了逍遥真人这些年,她更加的知道,如果自己现在做出一点点不情愿的动作,那么逍遥真人肯定会再次怀疑自己。

  所以高蕊不得不强打起精神来,在逍遥真人身下宛转承欢,虽然她的心在不断的流血,可脸上却不得不挂着满足享受的神情。

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下一篇:没有了